• 南昌年产渣土100多万立方米 它们去哪了?有安全隐患吗? 2018-03-28
  • 武则天简介:揭秘少女武则天如何被五个哥哥摧残 2018-03-28
  • 2017华侨华人创业发展洽谈会 2018-03-28
  • 扎扎实实抓好“三个第一” 2018-03-28
  • 关于调整《宜昌城区财政科技创新贷重点支持企业名录库》的通知 2018-03-28
  • 只因在行窃过程中啃了个苹果 这个大盗终在宁波落网 2018-03-28
  • 春季最适合养肺润肺 这些食谱可常吃 2018-03-28
  •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txt下载 2018-03-28
  • 2018科大魅力女生节 那些花儿华丽绽放 2018-03-28
  • 《非诚勿扰》黄澜:恋爱需要“共情能力” 2018-03-28
  • 省政务中心传达学习习总书记“七一”重要讲话精神 2018-03-28
  • 不将就 电影 何以笙箫默 片尾曲在线试听 2018-03-28
  • 教育部科技查新站G11 2018-03-28
  • 两会面孔班长刘慧君永远藏着一股不服输的气 2018-03-28
  • 宿迁质量监督抽查显示眼镜校服超过一成不合格 2018-03-28
  • 腾讯分分彩是合法的吗 | 国内作家 | 港台海外 | 外国文学 | 青春校园 | 都市 | 韩流 | 影视 | 历史军事 | 古代文学 | 短篇 | 读书评论 | 最新资讯 | 更新
    网络原创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灵异 | 仙侠修真 | 武侠 | 侦探推理 | 官场小说 | 鬼故事 | 盗墓小说 | 传记纪实 | 作家列表
      位置:腾讯分分彩是合法的吗->金子->《夜上?!?/a>->正文

    第十二章 情浓

      他终于把我当女人看了吗……正天旋地转,六爷的舌尖突然勾住我的轻轻一吮,那一刻,神魂颠倒……

      小指上断裂的伤口开始慢慢收口了,虽然换药的时候看起来还是那样狰狞,但是我已经学会接受现实。时间是最好的抚慰,习惯则是潜移默化的良药,两个星期过后,我已经习惯于这段残缺带来的一切影响。

      不能再自如地弹琴、吹箫??醋判愣鸬耐敉衾嵫?,我只能笑着安慰她,自己本来弹琴就是个半瓶子醋的水平,徒惹人耻笑,至于箫,更是好久没吹,已经忘得差不多了。

      我一直坚定地对所有人说,少了这一小截除了有碍观瞻,其他的根本就没影响。不是不害怕,不是甘心,也不是不想哭,只是六爷那天的眼泪让我再也无法哭出来。人人都说女人的眼泪会让男人软化,那么男人的泪水就会让女人坚强。这是当六爷的泪水浸透我的伤口时,我唯一的感觉。

      也许那个时候六爷知道我醒了,但他依然没有抬头,只是无声地流泪。在那个残缺的夜晚,他放任了自己的软弱,却彻底地安慰了我……

      “咝——”疼痛打断了回忆,我忍不住抽了口凉气?!鞍?,孙医生,您可轻着点……”一旁的秀娥赶紧说,嗓门有点大。她扶着我的手,朝伤口轻轻地吹着,希望能够帮我缓解疼痛。

      孙博易好笑地扫了她一眼,“秀娥丫头,去帮我换盆热水来,好吗?”“好嘞?!毙愣鹦⌒囊硪淼匕盐业氖滞笃椒旁诼稣砩?,这才端起盆快步走出去。孙博易对我一笑,我明白他是故意把秀娥打发走,要不然每次换药的时候,秀娥都大呼小叫的,好像都痛在了她身上。

      “你们的感情还真是好?!彼锊┮孜⑿ψ潘盗艘痪?。我点点头,“是啊,她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,从没分开过?!薄班?,青梅竹马啊?!彼槐咚?,一边小心地剥离着我手指伤处残留的旧药。

      伤口火烧火燎地痛。伤了手指之后才知道什么叫十指连心,不大的伤口竟然会带来那么多疼痛。我知道孙博易故意跟我聊天是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,因此尽力配合,“我们是青梅青梅?!?br />
      “呵呵?!彼锊┮仔α顺隼?,抬眼看了我一眼,“云小姐,你是个坚强的女孩子?!薄敖形仪謇拾?。您比六爷还大十岁呢,这么客气我受不起,再说每次都麻烦您?!蔽颐闱啃ψ潘?。伤口处没了药,越发抽痛起来。

      “好,那我就不客气了,清朗,忍一下啊……”他迅速地把药均匀地裹在伤口处。猛地,一股火热在伤处烧了起来。我咬紧牙关,这药好是好,就是刚抹上那会儿,实在是痛得要命。

      过了一会儿,感觉好多了,伤口也没那么痛了,孙博易开始仔细地帮我绑纱布,说:“你不用跟我客气,不过我还是宁愿你不来麻烦我?!迸弥?,他坐直身子,从怀里掏出块手绢擦着额头,看着我微笑。

      我咧嘴一笑,伤口不痛了,身子立刻放松下来。因为手指的断伤而引发的炎症,我发了几天烧,那几天六爷根本就没放他回去,日夜守候着我。

      按叶展的话说,他都嫉妒了,自己身上开个大口子的时候,怎么没受到这个待遇??!当时,坐在我身边的六爷什么话都没说,倒是半靠在梳妆台上的陆青丝哼了声,说:“你伤得不是地方。要不你也断根手指试试,看看是什么待遇?!?br />
      周围来看望我的大叔、石头他们就笑,叶展愁眉苦脸地冲大家做鬼脸,我也跟着笑。这还是第一次见陆青丝当众驳斥叶大少爷。我知道这是因为陆青丝有负疚感,而叶展也有。

      对于断指这件事,我没有刻意地装作不在乎,只是平静以待。该喊痛时就喊痛,该笑的时候就笑,这不光是为了他们,也是为了比我更痛的六爷。

      “好,还是那几句话,小心别碰到水,饮食要清淡,按时服药。我后天再来给你换药?!彼锊┮仔ψ耪酒鹕砝?,收拾他的随身医疗箱?!靶恍荒??!蔽艺娉系佬?。

      孙博易一笑,拎着那只黑色的药箱看了我一会儿,像是想说些什么,可最后还是没说,只对我一点头,就转身出去了。我听见门口秀娥的声音,“咦,孙医生,您要走了,那清朗……”“你快进去吧,帮她擦擦汗,别再着凉?!彼锊┮仔ψ糯鹆艘痪?。

      秀娥用背挤开门,端着盆水急急地朝我走过来。刚放下手里的盆子,她就蹲到了我身边,小心翼翼地碰触着我手指上新包好的纱布,“清朗,都弄好了吗,你痛不痛?”

      “一点点,我没事,放心吧?!蔽倚ψ潘?。有人照顾、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。秀娥起身拧好了一条手巾,帮我擦着额头和脖颈上的汗,一边说:“听石头说,那个和徐墨染接头的人好像已经死了?!?br />
      听着秀娥恨恨的语气,我皱起了眉头。自打秀娥知道我受伤是因为徐大少爷的关系,就再也不肯称呼他为少爷,一直直呼其名。那天徐墨染也被带了回来,六爷本来想亲自审问他,却因为我受伤的关系耽搁了,等到他再想起徐墨染的时候,徐大少爷已经被叶展收拾得有如惊弓之鸟了,自然是一句也不敢隐瞒。

      那天朝我们开枪的人虽然跳了河想逃跑,但是怎么比得过六爷手下那些从小在江边讨生活的人的水性。他没多久就被逮了回来,灌了一肚子水,原以为是昏迷了,可没想到那人竟然自杀了。叶展气得差点让人把尸首直接扔回江里去喂鱼。

      从徐墨染的嘴里还是挖出了一些线索,虽然他被人当枪使,可那些利用他的人,多少留下了一些痕迹。据徐墨染说,他被那些日本人带回去之后,他们并没有为难他,只是详细地询问了他和我,还有丹青之间的关系,以及他破产的事情。

      问完了就放他走了,什么也没多说。徐墨染自然也不敢再去提什么让那个日本人还钱的事情,能保住性命是第一位的??傻诙炀陀腥苏疑厦爬?,那个人叫朱大庆,直言让徐墨染来绑架我,又给了他一些钱,说是一旦事成,就会给他一大笔钱,足够让他东山再起。

      之前,墨阳似乎毁了他所有的经济来源,他对六爷的背景也并不十分了解。朱大庆自然不会详细地告诉他,好像只跟他说,六爷就是一个有钱的少爷,他们之所以要绑架我,也是因为生意上的冲突云云。因为他也没能再联系上徐丹萍,走投无路之下,一咬牙就答应了。

      事情就是那么凑巧,陆青丝订礼服的那家店主偏偏和徐墨染认识,两个人关系还不错。那个店主在我们老家省城也开有一家铺面,两个人似乎都很喜欢听戏,戏园子里经常碰到,一来二去就熟了起来。

      那天徐墨染正发愁怎么见到我的时候,刚巧和那个店主碰到了。一聊天,说起要一起去听袁素怀的戏。那老板不经意间提起陆青丝和我要去订礼服的事情,徐墨染就上了心,之后就时常地给那个老板打电话试探。

      偏偏那天陆青丝因为叶展的关系,要亲自去礼服店,店主自然是关门谢客,也告诉了来找他看戏的徐墨染,说是今天贵客登门,就不能跟他出门了。

      徐墨染自然是大喜过望,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机会了。他奢侈惯了,之前姓朱的给他的钱很快就被用光了,他又要了几次,每次都说是快要得手了,结果总是喊狼来了,别人也就不信了。

      那天他又去说马上就能得手,朱大庆嘴上答应,却只派了一个人跟踪他。等那个监视徐墨染的人发现他真的得手了,再去联系姓朱的,徐墨染已经带着我跑到了桥下。等他们的人到的时候,六爷早就带人包围了那里。

      因为六爷的突然出现,朱大庆犹豫着要不要灭徐墨染的口。因为他很清楚六爷的手段,轻易不敢招惹??删驮谒淘サ牡笨?,他手下的人居然因为紧张开了枪,还是朝着六爷去的,而且被桥上的墨阳发现了。那个手下跳了河,朱大庆却趁乱溜了。

      听说朱大庆是在火车站被大叔抓到,六爷亲自审的。不知道六爷用了什么手段,反正他全都招了??墒潜澈蠊陀盟娜?,依然是个谜,要不是那个神秘人先付了他一半的黄金,这姓朱的也不会铤而走险。

      六爷他们都推测应该是日本人和苏国华联手做的,不然徐墨染不会再也找不到徐丹萍。因为在他被日本人放走的那天晚上,徐丹萍就被送回乡下了??烧饣岫墼诹鞘掷锏闹齑笄炀尤凰懒?,这怎么可能……

      “清朗,我说话你听到没有?”秀娥用手指捏了一下我的鼻尖?!疤拍?,你说什么要改改风水的?!蔽腋辖舸鸬?,秀娥一笑,刚要说话,我打断了她,“秀啊,刚才石头有没有说,那个姓朱的是怎么死的?”

      秀娥摇了摇头,“没有。当时我是听他和明旺在说。他的脸色难看得很,我哪里敢问呀?!薄芭丁蔽宜嬉獾氐愕阃?,之前就说有内奸,六爷他们挖了几个出来,现在看来,还有……

      “不说这个了,刚才我……”秀娥话没说完,有人敲门,秀娥接连被打断两次,不禁有些恼火。她大声问:“谁呀?!”“你吃火药了?”石头笑嘻嘻的声音在门外响起。

      秀娥一撇嘴,起身往门口走去,一边开门一边说:“对,我午饭吃的就是火药炒辣椒!”我忍不住笑出声来。门一开,我吓了一跳,一个大大的玻璃鱼缸正戳在门口。秀娥也吓了一跳,“哎哟,这是什么呀?”

      石头从门旁边一伸头,笑着说:“这个是我爸特意订制的,用来给清朗转运,转风水的?!薄鞍?,就是这个呀?!毙愣鸹赝范晕倚ψ潘?,“看着倒是挺漂亮的。清朗,你看?!?br />
      我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个鱼缸,下面的底座都是真正的山石。那天不知怎么说起风水问题,大叔那样粗线条的人却很喜欢研究风水学,说是我屋里缺水,需要个东西镇着才好。六爷原本不信这个,可看着我残缺的手指,就没说什么,谁知大叔真的弄了这么个东西给我。

      “明旺,用力抬啊,你小子别又不使劲?!笔芬槐呤疽庑愣鹑每?,一边冲身旁喊?!拔夷幕嵬道涟?,刚才上楼我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?!泵魍铀砗笞顺隼?,一边跟石头扯皮,一边对我笑着鞠了个躬。

      “怎么就你们两个人?”秀娥说着就要伸手帮忙?!氨鹋?!”石头和明旺同时大喊,吓了我和秀娥一跳。没等秀娥发火,石头赶紧说:“小姑奶奶,我俩又不傻,还能不知道叫人帮忙?都是我爸说的,就我俩的生辰八字合适,把鱼缸抬到清朗屋里,放进水去之后,其他人才能碰,要不然没效用。你快让开!赶紧放好了我好休息,快累死了?!?br />
      秀娥哧哧笑了起来。明旺挽了挽袖子,笑着说:“你知足吧。幸好勇叔只说缺水要用鱼缸镇着,这要是缺土用假山石头什么的镇着,那咱俩乐子可就大了?!?br />
      石头闻言,一翻白眼,“要是那样,我就直接把自己镇在这儿,反正我也是石头,倒省事了?!薄肮泵魍愣鸫笮ζ鹄?,我也忍不住笑出声来。石头自然不信这一套,可他老子的命令他也不敢违背。

      放置鱼缸的地方,大叔早就看好了,石头和明旺直接抬着鱼缸往里走,说是放在东南方位的墙角最好。石头窝在里头往墙角里抬,明旺在外面使劲推?!拔宜的愕故怯昧Π?,中午没吃饭???再往里挤挤,这还没靠上呢……”石头憋得满脸通红,看来这个鱼缸真是太重了,另一边的明旺也是一头的汗。

      秀娥坐在我身边,乐得轻松,一直笑着看他们两个人较劲。听石头抱怨,明旺做了个深呼吸,猛地一运气,“我用力了啊……”石头又叫了起来,“哎,挤,挤……”明旺几乎是咬牙切齿,“我挤着呢!”

      石头的胳膊用力往外扯了一下,鱼缸嘭的一声被推进了墙角,他却一边甩着手,一边跳起来大叫:“挤我手了!”明旺一愣,“哈哈哈哈……”我和秀娥同时大笑起来。石头气得冲上去就要打,明旺下意识地一缩头,啪的一声,石头的手拍在了厚厚的鱼缸上,他一声惨叫。

      我笑得眼泪直流,赶紧用右手捧着左手,生怕碰到伤口,可又笑得肚子痛。正埋头忍着,一只大手小心地捧住了我的双手,我泪眼模糊地抬头看去,六爷正微笑地看着我……

      秀娥一边擦着笑出的眼泪,一边行礼。石头不忿地瞪着明旺,明旺讨好地冲他笑了笑,赶紧溜了。秀娥走过去拉了石头的手出门,并仔细地把门带好,把空间留给了我和六爷。

      六爷顺势坐在我身旁,伸手轻擦着我的脸。他拇指上有厚厚的茧子,擦过我眼角时感觉很粗糙,却意外地令人安心?!霸趺葱Φ谜饷纯??”他半靠在床头,把我轻轻拥进怀里?!昂呛恰皇裁?,是石头,呵呵……”我还是有点忍不住笑。

      六爷回手拿起放在一旁的毛巾,轻柔地帮我擦着脸。我的双手被他安稳地包裹在一只手里,暖暖的,我手心开始发热。六爷帮我擦完了脸,就无声地盯着我,眼带笑意。我知道自己的脸又红了,可现在我再也不会挪开目光。六爷一低头,一个吻极轻地落在了我被纱布包裹的伤口上,轻得我只能感觉到他温热的鼻息。

      “还痛吗?”他抬眼问。我摇了摇头,“不痛了?!绷恍?,“方才在门口碰到了博易,他说你的伤口恢复得很好?!薄班?,孙医生的医术很好。他可真是久经考验了,我们几个轮番受伤,位置不同,伤势不同?!蔽铱嫘Φ卮鸬?。

      六爷调整了一下位置,从对面坐到了我身旁,伸手想要抱我入怀,我下意识地挡了他一下。六爷一愣?!安皇?,我不是不让你抱,我……”我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发,入手有点黏涩。

      因为受伤又发烧,我这十来天都没有洗头。前几天秀娥拿半湿的毛巾帮我擦身子,顺便捋了捋头发。现在头皮痒得要命,想来味道也不会好闻到哪里去。

      自从我退了烧,人也没什么大碍之后,六爷就一直忙于追查指使徐墨染的真凶。一般他回来的时候,我都已经休息了。偶尔睡得不踏实的时候,也知道六爷来到我的身边,或是一个轻吻,或是温柔的抚摩。

      虽然那时候头发也脏,可毕竟睡着了,就算被六爷摸到,我也不太尴尬。但现在光天化日之下,让我这么一脑袋头油味地跟六爷接近,我真的很别扭。六爷见我挠头,顿时明白了我的意思。他哑然一笑,手臂突然一用力,我人已经歪入了他的怀里。

      不等我说话,“清朗,你知道我以前曾经有多长时间不洗澡吗?”他很随意地笑问。我尽量低头想要离他远点,只嗯了一声。六爷却毫不在意地把下巴放在了我的头顶上,“将近两个月。虽然是冬天,可身上依然是臭的?!?br />
      我无声地一笑,知道他说这些,只不过是为了让我安心,让我不要介意这点小事。我稍稍放松下来,六爷也不再说话,拢着我肩背的左手,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我的头发。屋里很安静,我什么也不想说,只觉得就这样到天长地久也挺好。

      我随意地把玩着六爷修长的手指,无意中摸到了他手心那道深深的疤痕,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。四目相对,六爷的眼神深得看不到底,过了半晌,他只低低说了一句:“对不起,都是我的错?!碧虻サ囊痪浠?,背后的含义却沉重得让我屏息。

      想了想,我故意伸直左手手臂看了看,“也不都是你的错吧,其实是我那天没看皇历就出门,要不就碰不上徐墨染?;褂?,要不是那个礼服店的老板乱煽呼,青丝小姐又怎么会意志不坚地连试三套洋装?这才给了徐墨染时间绑我走?;褂?,为什么跟我们出门的是老虎而不是明旺呢?就因为他那天竟然拉肚子,所以……”

      “呵呵……”不等我说完,六爷就笑了起来,“你说相声啊,这跟皇历、青丝他们有什么关系?还拉肚子,那只不过是碰巧了……”他后面的话没说完,就把嘴唇抿了起来。我侧头看向他,微笑,“是吗,原来只是碰巧,我还以为都是你的错呢……”

      六爷不说话,目光却烧了起来。我只觉得心脏开始乱跳,都不敢开口,就怕一张嘴,心就跳出来了。六爷突然朝我低下头来,我下意识地往后一闪,六爷低声问:“怎么?”我胡乱地找了个借口,“那个,手有点痛……”

      六爷眸光一闪,一个湿热的吻顿时落在了我的唇上,轻巧却缠绵地吮了我的嘴唇一下,我的脑子里轰的一声响起?!跋衷诨雇绰??”他往后退了点,嘴唇若即若离地贴着我的唇,简短的几个字,都好像不是通过听觉,而是经由嘴唇缓缓飘到脑海里的。

      我的嘴唇不自觉地颤抖着,口干舌燥得厉害。以前也不是没吻过,那时六爷的吻只会让我觉得温柔体贴又安全,可现在,我突然有了一种想逃跑的念头。

      “好像不痛了……”头昏脑涨间,我下意识地回答了一句?!澳蔷秃??!绷蝗恍α?,用鼻子亲昵地蹭了蹭我的鼻端,我那句废话“好什么”立刻就飞到九霄云外了。

      没等我反应,六爷将我受伤的左手轻轻地搭在了他的肩上,然后一个密实的吻就落了下来。辗转,蹂躏,火热,腻滑,勾引,纠缠……我根本无法呼吸,身子烫得好像着了火,只能拼尽全力跟上六爷的节奏,任凭他炙热的呼吸包围了我。

      昏沉间,陆青丝以前撞见六爷吻我时说过的话,突然闪了出来,“这也叫吻?那个叫亲亲吧,跟孩子的,不是跟女人……”那现在这个就是吻了吧,他终于把我当女人看了吗……正天旋地转,六爷的舌尖突然勾住我的轻轻一吮,那一刻,神魂颠倒……

      “嗯……”我眨了眨眼,望着熟悉的天花板发了会儿愣,转头看向窗外,天色依旧明亮。再转头,“??!”我低叫了一声,六爷安静的睡脸就紧紧地靠着我。

      我脑中空白了一下,之前发生的事情立刻走马灯似的在眼前转了一圈又一圈,脸立刻热得都能烙饼了。方才正激情涌动的时候,我突然觉得眼前一阵昏黑,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,我居然……居然被吻到晕过去了。

      心中一时说不清是什么滋味,如果没晕过去,天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??墒裁炊济环⑸?,我又觉得有点遗憾,虽然不是很清楚会发生什么。我伸手轻轻拧了自己的脸颊一把,“不要胡思乱想,不要……”

      “不要胡思乱想什么?”六爷笑问了一声。我吓了一跳,一转眼,与六爷的目光撞个正着。他眼含笑意,眼神却清亮无比。我突然明白,他刚才根本就没有睡着,目光不知怎的,就挪到了六爷丰润的嘴唇上,刚才自己还啃来着……

      我扯过被子,一把盖住让我脸红心跳的人?!班??!绷⒊鲆簧坪?。我气喘吁吁地看着捂在六爷脸上的被单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过了一会儿,“清朗?!绷诒蛔拥紫旅泼频亟辛艘簧??!班拧蔽腋勺派ぷ佑α艘簧??!昂鼙锩瓢??!绷粕?,却能听出一点笑意。

      我没说话,只咬紧了嘴唇。六爷也不挣扎,我却更加无措,总不能一直闷着他吧,可是……

      门被人敲了两下,我咽了口口水,“谁呀?”“清朗,是我?!毙愣鸬纳粝炝似鹄?,“大叔请六爷下去一趟,有客人来了?!?br />
      “我知道了,他就来?!蔽液业卮鹩?,看着安静地躺在被子下的六爷,一咬牙,呼的一下揭开了被单,然后转身背对着他躺了回去,闭眼睡觉。

      床垫一紧又一松,我知道六爷坐了起来。我身后传来一阵整理衣服的窸窣声,然后床垫一沉。我立刻绷紧了身体,就觉得六爷的气息落在了我的耳边,“清朗?!蔽也徽鲅?,当没听到。

      虽然没看见,我还是觉得六爷在笑,他又低声说了句:“清朗,我拜托你一件事?!蔽壹绦八?,但是耳朵已经竖了起来,“下次觉得害羞,蒙自己的头好不好?”说完,他抬腿就走。

      我用力把脸埋进被子里,虽然害臊得很,心里却是甜的。六爷从来不跟人开这些玩笑的,他……

      “清朗?”秀娥的声音响了起来。我一抬头,她正低头看着我,“哟,你的脸怎么这么红?”

      “嗯哼……”我轻咳了一声,“没什么,刚才睡着了?!薄芭丁毙愣鹨坏阃?,然后突然伸手碰了一下我的嘴唇,“天啦,你的嘴……”“我自己咬的!”我赶忙打断了她?!澳阕约??你干吗咬自己……啊……”秀娥恍然大悟地拉了个长声,“怪不得刚才六爷出门的时候,脸色那么好。他还冲我笑了,头一回呢?!?br />
      我翻了个白眼,“那恭喜你了?!毙愣疬赀暌恍?,“吃醋了?”我做了个懒得理她的表情。秀娥面色一正,“对了,你知道谁来了吗?”我正拿出放在枕下的牙梳拢头发,秀娥赶紧接了过去,一边帮我梳头一边说,“是大叔领来的,虽然我没看见正脸,但我敢肯定,那就是二少爷?!蔽艺×?,“墨阳……”

      墨阳的出现既让我觉得有些诧异,又隐隐觉得是在情理之中。那日一片混乱之下,他悄无声息地没了踪影,可六爷一点也不吃惊,也不曾派人寻找。

      我曾经问过石虎,那天墨阳的出现究竟是怎么回事,石虎简短地说了一下。徐墨染或许是通过一连串不可能的巧合绑架了我,但是最后偶然碰到墨阳,还雇了那个认得我的黄包车夫,却是他功败垂成的最大理由。虽说没有人能一直幸运,但那天徐墨染的运气也确实差了点。

      在徐墨染带着我逃窜之后,墨阳追上了那个车夫——老罗。当然,老罗根本就不相信墨阳说的话,只是一心一意地想去雅德利报信。俩人正纠缠拉扯着,石虎已经带人追了上来。

      在上海滩挣饭吃的人,没有几个不知道石虎他们的身份的。车夫老罗立刻一五一十地说了起来,其中最重要的信息是,徐墨染曾经问过他关于那座桥的情况。

      石虎一边派人去追我们,一边带着墨阳返回了礼服店。那个时候,六爷和叶展都已经赶过去了,之后的事情我自然都知道了。

      “清朗?”秀娥帮我粗粗地梳了根辫子,“你这头发上都是油了,我看再过两天,应该可以洗了?!?br />
      “啊,是吗,很油吗?”我问。秀娥一扬眉,“不信啊,自己闻?!比缓蠖褡骶缢频陌咽稚斓轿冶亲拥紫?,一股子头油味顿时冲了上来。

      我下意识地偏了偏脸,秀娥一笑,“看,你自己都躲?!彼低?,她拿起放在一旁的毛巾擦着手??醋潘邢傅夭潦?,我却想着,方才六爷根本就闻到了,但他不仅摸了,还把下巴放在我头顶上。我忍不住笑了起来,这种感觉太窝心了。

      “笑什么呢?”秀娥伸手捅了捅我的脸颊。我轻拍掉她的手,心里的那份甜蜜无论如何也不想和人分享,只说:“你再用力捅,也弄不出个跟你一样的酒窝来?!?br />
      秀娥闻言,得意地一笑。虽然她长相清秀,但容貌却不如丹青和我,只有一对笑窝,却是说不出地甜蜜。

      都是女孩子,总希望自己有能压过同性的一面。我这样一说,她果然开心,可眼睛一转,又问起来,“你说,二少爷来做什么?是为了徐墨染的事,还是为了小姐???”我摇摇头,秀娥基本上不知道墨阳在做什么,我也不想多说,“我也不知道,等会儿他自然会来看我,不就什么都知道了?!?br />
      “嗯,也对?!毙愣鹨坏阃?,“那我先出去把水倒了。你要不要吃点什么?孙医生交代过,你吃过药后一个小时,应该稍微吃点东西,对吸收药力有帮助,不如给你熬点莲子羹吧?!?br />
      “行,什么都行,随便你,我想先休息一会儿?!蔽页逅坏阃?。秀娥端着盆,一耸鼻子,“你倒是好养活,等着啊,我去熬随便给你吃?!彼低?,笑着往外走去。

      对于秀娥的话,我只勉强一笑,目送她出门之后,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,墨阳……你应该有很多话要告诉我吧。自从看了那本札记之后,我一直想象着,如果见到了墨阳,我要怎样开口。

      太多的疑问萦绕于心,我们到底是不是亲兄妹?老爷又做了什么,让大少爷那么恨墨阳?而墨阳又为什么执意要毁了徐墨染,还有大太太呢……整整一下午,我几乎什么都想过了,就是没想到那晚墨阳根本就没露面。

      六爷回来之后提也没提,好像来的那个人根本不是墨阳。如果真的是墨阳,那六爷不说,一定有他的理由;如果不是墨阳,就更不能问了,因为六爷的公事,我从不过问。

      自己瞎琢磨了半天,最后还是没问出口,只是心里越发堵得慌。晚间悄悄地又问了秀娥一次,到底有没有看清。秀娥原本信心满满,但被我这么一追问,倒犹豫起来,毕竟没看到正脸。我只能告诉自己,那个人不是墨阳,不是……

      转眼又过去了三天,我好不容易在秀娥的帮助下洗了个澡,人终于变得神清气爽起来。秀娥扶着我下了楼,没想到陆青丝、叶展他们都在,六爷却不见踪影。他早上和我说过,今天要陪陆仁庆去见个大买家。

      陆青丝哗啦哗啦地翻着一份报纸,叶展则饶有兴致地在指间转着一张请柬似的纸片。我和秀娥刚一露头,叶展的眼风已扫了过来,看见我们,顿时目光一亮。

      他利落地从沙发上一跃而起,走到楼梯口,伸出一只手,毕恭毕敬地说:“云小姐,请允许我扶您过去?!笨醋潘渎男θ?,我的心情也跟着好起来。

      我笑着说:“叶先生太客气了?!本腿纹舅鲎盼易叩缴撤⑴宰?。刚坐好,一偏头,与一双娇媚的凤眼撞个正着?!澳忝皇铝??”陆青丝语音清冷地问了一句。我赶忙微笑点头,“嗯,好多了,谢谢啊,我……”

      陆青丝目光一转,什么话也没说,报纸抖了一下,脸又被遮了起来。我尴尬一笑,原本还想客气两句的,现在看来没必要了?!扒謇?,有的人就是这样,明明心里关心,却摆出一副别扭的样子。你看我,对你的心痛都挂在脸上,这样多好?!币墩挂槐咚?,一边握住了我受伤的那只手。

      他虽然故意做出一副深情几许的搞怪表情,可握住我的那只手却分外轻柔,小心地避开了伤处。已经走到窗边和石头站在一起的秀娥笑了起来?;├惨簧?,一旁的陆青丝没说话,只是更用力地抖了一下报纸。

      我心里有些好笑,只觉得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门,他俩都是心里想什么永远不会好好地说出来,非得七拐八绕地说给对方听。我看着叶展一笑,“是啊,有的人明明心里关心,却故作冷漠闹别扭,这样确实不好?!?br />
      话刚一出口,叶展的笑容微微一僵,原本一直在制造报纸噪音的陆青丝也突然安静下来,屋里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微妙。原本我只是开玩笑地告诉叶展,这乌鸦落在猪身上,谁也别笑话谁黑,你叶大少爷其实也很别扭??烧饣岫角嗨恳苍?,这话的含义似乎立刻变了质。我反应过来,赶忙干咳了一声,想着该如何转移话题。一旁笑得没心没肺的秀娥大小姐是指不上了,我的眼光无意间落在那张纸片上,连忙问:“呃……这是什么,请柬吗?谁的?”我话还没说完,陆青丝冷冷地哼了一声。

      我闻声转头去看她,已恢复了常态的叶展笑嘻嘻地把那张纸递到我手里。我拿起来一看,果然是张请柬,“凤兰”两个字正闪闪放光。我眨了眨眼,心想,不知道这俩字加了多少金粉,才能有这种效果。戏园子上大戏派帖子,我不是没见过,可这名字上刷了金粉的,还是头一遭。

      叶展见我愣愣地盯着,呵呵一笑,“怎么,不记得了?袁素怀小姐啊,你见过的……”我当然记得,上次陆仁庆还特地拿了海报过来。那个有着丹青的背影、陆青丝的眼眸,说话做派却又像我的神秘女人……

      突然发觉叶展和陆青丝都在盯着我,我笑了一下,“记得,记得,只不过一直记的都是袁小姐的本名,猛一看到这个名字,有些糊涂?!甭角嗨坎恍嫉匾恍?,“唱戏的自然是写花名了?!?br />
      叶展斜靠过来,热热地压在我的身侧,没等我挪动,就在我耳边懒懒地说:“我倒觉得这个名字挺好听的,比袁素怀更有味,你说呢……”没等我反应,陆青丝脸色一暗,一双凤眼却亮得如闪电,瞪着叶展。

      叶展没感觉似的,只借着我的手,翻看着那张帖子。估计刚才这两个人为这张帖子已经闹过不愉快了,叶展现在是故意的。我看陆青丝嘴唇一动,赶紧插话,“其实写什么名字都差不多,这俩名字笔画都不少,都够费金粉的?!薄肮?!”叶展笑了出来。

      陆青丝愣了一下,虽然笑不出来,可之前的怒气被我这么一搅和,好像不知道该如何发泄了。她原本挺直的背脊慢慢放松下来,又靠回了沙发里,过了一会儿,才嘲讽地说:“反正有冤大头花钱,还怕什么呀?!?br />
      冤大头?我情不自禁地瞄了一眼叶展。他正因为我刚才的那句话而笑个不停,见我看他,摇了摇手指,“别看我,这可是大哥的手笔?!蔽业懔说阃?,一旁的陆青丝却愣了一下,显然她之前一直以为是叶展在为他的老情人下本钱。以叶展那个性,八成就是他故意误导的也未可知,我忍不住瞪了他一眼。

      叶展一耸肩,做了个无辜的表情,但眼里笑意不减,就像个搞恶作剧成功的孩子。陆青丝本来带了些埋怨,但看见叶展的笑脸,脸色也润泽了起来,用那近乎柔软的声音说:“大哥也真是的,没事花这个钱做什么,又不是什么好戏,不过是爱来爱去,最后还要弄个殉情什么的?!?br />
      这段日子陆青丝一直安然地享受着很久没拥有过的平静生活,两耳不闻窗外事,每天就是弹琴、唱歌、看书,甚至还有了下厨的兴致,拉着我和秀娥教她,所以她不知道陆仁庆想要捧红袁素怀的事倒也正常。虽然陆青丝对陆仁庆一向是恭敬有加,但是我能感觉到她对他有着埋得很深的畏惧和厌恶。

      这会儿看着眼前的气氛轻快起来,我也放松了不少,随口问:“什么戏啊,还殉情?”陆青丝现在心情大好,就笑着跟我说:“细节我记不清了,还是前年陪别人去看的……”说到这儿,她饶有兴致地问:“对了,我问你们啊,如果自己的心上人发生了意外,你们会不会殉情???”

      说完,她嬉笑着看着我,可我知道,她的注意力都在叶展身上。没等我说话,叶展从鼻子里哼了一声,“你们女人哪,就喜欢想这些,让我殉情?除非我吃饱了撑的!”

      陆青丝嘴角一扯,什么都没说,就低下头捏着自己的手指,长长的睫毛挡住了她的双眼,也遮挡住其中的表情??醋潘垌碌哪切∑跤?,我一挑眉梢,转头跟叶展说:“撑死殉情?你这个死法倒挺别致?!?br />
      哧,陆青丝忍不住笑了出来。秀娥和石头你捅我、我捅你地偷笑着。叶展眨巴眨巴眼睛,看着笑靥如花的陆青丝,再看看笑眯眯的我,他的伶牙俐齿似乎一瞬间消失了??醋拍训醚瓶谖扪缘囊墩?,我们笑得越发开心。正乐着,明旺推门走了进来。

      他毫不犹豫地走到叶展身边,低头说了句什么,然后才直起身对我和陆青丝行礼。叶展脸色不变,转头温和地对我说:“清朗啊,你身体刚刚恢复,楼下客厅大,容易受凉,还是上去休息吧。要是你再发烧,六哥非生吃了我不可?!?br />
      “好啊,我正想上去呢。秀娥,你帮我一下?!蔽倚闹敲?,一定是有什么事,叶展不想让我知道,才让我上去的。叶展体贴地扶着我站了起来,秀娥赶紧过来接手。我对陆青丝点了点头,她极淡地一笑。

      叶展护送着我走到楼梯口,一直看着我们的身影。我都快走到二楼了,才听到他转身离开的脚步声。

      秀娥跟着我一起回到了屋里,转而就想起我该吃药了,赶忙让我坐好,自己急忙去厨房端药。

      我坐在窗前,看着外面的梧桐树。窗外翠绿的梧桐叶子正随风摇摆,宽宽大大的,蒲扇一样。微风从开启的窗扇中吹进来,拂面而过。我深深地呼吸,夏日特有的阳光气息顿时溢满胸腔。

      曾听人说过,梧桐树也被人称为爱情树。因为它树干笔直,没什么分叉,就像爱人的真心永远只有一个。树干上的斑驳疤痕,又代表着每份爱情都要经历这样那样的考验,然后才能舒展出那样宽厚的绿叶。

      不自禁地联想到楼下的叶展、陆青丝,还有丹青和霍先生,他们都彼此相爱,他们也都曾互相伤害。甜到极致就会变成苦涩,不知道情到浓烈又会怎样呢……

      我忍不住伸出了左手,被纱布包裹的断指那样的刺目。再想想六爷手掌里那道深深的伤疤,我们看来还真是注定命运一样呢,伤身也许比伤心好吧。正胡思乱想着,门被人轻敲了两下,我头也不回地笑着说:“进来?!?br />
      门被人推开了,“秀娥啊,这会儿就咱俩,你还敲门,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礼……”我边说边转过身来,洁远苍白的脸色映入我的眼帘,我剩下的话顿时噎在了喉咙里。

      洁远的目光落在了我的手指上,她睁大了眼,伸手紧紧地捂住了嘴,我下意识地把左手藏了起来。洁远哆嗦着叫了我一声:“清朗……”我赶紧冲她安慰地笑笑,想站起来,可她的一句话却让我一下子又跌坐了回去,“你救救墨阳好不好?”

    上一页 《夜上?!?/a> 腾讯分分彩是合法的吗
    line
      腾讯分分彩是合法的吗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